网站首页 > 专栏 > 正文

盛宣怀家族

谁的人生不从酱油里打过

发布时间:2013-3-21 点击:30315次

 

 

一百多年前中国首富的生活难以想象,不过他家的佣人里曾经有过宋氏三姐妹和宋子文的母亲,有关他的一本书竟然鼓动毛泽东最终走出韶山冲。这是一段绝不可错过的老故事。

 

 

那些年,宋子文拼死追求过的女神

 

未曾长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语人生;同样,没打过酱油的人生也很寡淡无聊。

杨幂6 岁在周星驰电影《武状元苏乞儿》里卖过萌,而周星驰也在黄日华的《射雕英雄传》里当过宋兵甲。成功后的人要团队有团队,要包装有包装,一不留神还能变身政协委员,所有人却不约而同对打酱油时的他们更感兴趣。无他,打酱油的状态最真实。没有主角光环,一切喜怒哀乐成败得失,都来自各人天赋和努力。

所以酱油就如油墨,最后画成的形象也许端坐庙堂之上,但沿着他们曾经打过的酱油往回望,一路的卑微泪水生死癫狂,才是鲜活真实的人生。

民国财神爷宋子文,最终成像在历史书上,是脑满肠肥的民国四大家族代表模样。然而,不仅他,他整个煊赫的家族都曾只是另一个家族故事里的宋兵甲乙丙丁。

这个宋兵甲登上舞台在1916 年后。从美国留洋归国的他遇到了心中的女神。女神是白富美,后来开办了中国人自己的第一个娱乐场所:上海百乐门舞厅。有幸给女神补习英文的宋子文果断狂追,各种夸耀自己的聪明才智、绘声绘色描述留学的见闻——那个时代海归还没泛滥成灾,《围城》里方鸿渐留学回家乡都能上个报纸头条。

女神动心了。女神的母亲却毫不客气地回绝宋子文的提亲。她说,他妈妈不过是我家的一个下人,嫁的又是教堂里拉琴的,他自己也不过公司的小职员,怎配得上我的白富美?

为阻止宋子文对白富美的非分之想,公司假公济私将他调离上海,派往武汉。宋子文对女神念念不忘,辞去对当时的年轻人来说待遇福利NO1的工作回上海,成了一个失业青年。

失业青年宋子文在上海街头等了很久,看见女神的汽车开出来,往车上一撞,才得以重新跟女神联络上。每次有机会跟女神见面,他的眼里便只有女神。有一次,他只顾起劲地跟女神讲话,差点被汽车撞飞。假如不是女神的妹妹把他往旁边一拉,后来的民国财政部长跟他也就没什么关系了。

宋子文还想过私奔。宋子文想去广州参加革命。临走前,他掏空所有的积蓄买了三张去往广州的船票,又追到女神和妹妹在看钱塘潮的杭州,鼓动女神和她妹妹一起去广州。

当然酱油就是酱油。女神看出他的囊中羞涩,给他一把金叶子做路费,却没跟他一起走。

这段深埋于尘埃中的酱油故事,也深埋了宋子文的痴情。很多年之后,他们都老了,各有家室,女神的侄子因为日据期间与日本人的关系暧昧被投进监狱,她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求情。他一口便答应帮忙。她又苛刻地提出:“我想明天中午跟我侄子吃饭。”他依然是干脆爽利的一句话:

“OK!我一定让您明天中午跟毓度一起吃饭。”他说到做到。

1949年后,宋子文去了美国,女神留在家乡。离开大陆之前的兵荒马乱里,宋子文依然不忘委托一位留在大陆的民主人士关照女神。女神后来活了83 岁。晚年她患病,宋庆龄叫她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专程从北京到上海探望她。谁都明白这是否跟宋子文有关。

 

 

宋氏家族和毛泽东,盛宣怀生命中曾经的酱油

 

那位让宋子文尝尽爱情苦楚、终身不忘的女神叫盛爱颐,来自清末民初中国首富盛宣怀家。

倪桂珍,宋氏三姐妹和宋子文的妈妈,当年只是盛家二百多号佣人里不起眼的一个养娘。

盛爱颐的每一个兄弟姐妹,佣人的标配是6 个起步。宋霭龄长大回国后,同样进入盛家打工,做过盛五小姐的家教。苏州著名的留园、如今上海日本领事馆的房子等等,当年都曾是盛家的不动产。

现代人都知道李嘉诚,却极少听说盛宣怀。在深深的史海里,这位民初首富也只是个打酱油的,不过,他拿的是一个富贵逼人的黄金酱油瓶。

盛宣怀的黄金酱油瓶归功于李鸿章。他是李鸿章洋务运动最得力的助手之一,几乎开创了中国近代工业的所有第一:第一家钢铁企业、第一个造船厂、第一个军工企业、第一条国家铁路等等。上海交通大学、南开大学等大学的成立也跟他有关。

盛宣怀去世后,专业人士经过两年半的清点才算清遗产去税后为1160 余万两。当时一块银元约等于2006 年的145 元人民币。1160 余万两,约有17亿人民币。

更重要的是,那些跟盛宣怀有关的酱油们,一个更比一个有意思。宋氏家族就不说了。他们在他家的佣人队伍里打了一下酱油,然后变身为孙中山的亲家,蒋介石的姻亲,成了推翻盛宣怀大BOSS 的头号力量。

他身边曾有一个不起眼的酱油副手叫郑观应。盛宣怀忙着工作发财的时候,郑观应观察这位领导的一言一行,写成一本书叫《盛世危言》,高居畅销书榜单多年。二十多年后,这本书早就失宠的书不知被谁顺手带进了湖南韶山的一个小山冲。当地一个十几岁的辍学少年看完后喜欢得要命,决定反抗命运继续念书,跟父亲大吵一架跑到长沙参加考试。

这个少年后来在北大图书馆也打过一阵子酱油。再后来他变成了主角,盛宣怀只能在他的故事里打一下酱油。这个人叫毛泽东。

 

 

亲家的亲家们,最后都归结于张爱玲的笔下

 

盛宣怀是看不到那些人物后来的风云了。他的世界已然很忙碌。他娶过七房太太,生有8 儿8 女,嫁娶全是当时的豪门贵府。其中,他跟民国第一任总理孙宝琦是双重亲家,他最喜欢的四儿子娶了孙宝琦的大女儿;孙宝琦的四儿子又娶了他的侄女。

他的这位亲家官运很强悍,因为父亲的关系早早当上国家公务员,仕途一帆风顺,37岁就成为清政府驻法国和驻西班牙的大使。

孙宝琦的生活中也曾有些看来不起眼的酱油人物。

1904 年的一天,两名留法学生来到法国使馆,神秘地要求面见大使。

会面后,他们珍而重之地递上一包东西。孙宝琦打开一看,竟是当时正被追捕的兴中会的秘密文件和所有会员名单。当天,这两名留学生将被通缉的兴中会逃犯从旅馆骗到咖啡厅,中途一名学生借口有事离开,折返旅馆,偷偷割开这位逃犯的文件包,偷了这包东西,准备邀功请赏。

孙宝琦不但没叫人追捕逃犯,反而厉声责令两名学生送还偷来的东西。等他们离开,他又马上派公使馆职员到旅馆通知逃犯转移,还奉送了一笔旅费。

对高高在上的大使孙宝琦来说,这真是件顺手而为的酱油事件。但是这名逃犯,名叫孙中山。大家都知道孙宝琦的随手一放意味着什么。

假如孙中山碰到的不是孙宝琦,那么后来的中国历史一定会被改写。

虽然一不留神便改变历史,但孙宝琦也有自己的苦恼。从他旅费随手送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来,他的钱恐怕不会很够花。

孙宝琦有8 个儿子16 个女儿。女儿们“销路”都很好,专供权贵之家,其亲家囊括恭亲王、冯国璋、盛宣怀、袁世凯等大人物。唯独七女儿孙用蕃是一个特例。孙用蕃很漂亮,婚姻之路却特别坎坷,直到36 岁才结婚。据说是因为她年轻时有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,又据说是她爱抽烟片所以耽误了。总而言之,她结婚时,孙宝琦已没过去那么有钱了。

孙用蕃的丈夫是离过婚的,有一儿一女。听说继女跟自己身材有点像,都瘦瘦小小的,孙用蕃便将旧衣整理了两箱出来。对生活并不奢侈的她来说,这是一份给继女的大礼。

但是,在她的继女看来,事情就是另一个样子了。

“有一个时期在继母治下生活着,拣她穿剩的衣服穿,永远不能忘记一件黯红的薄棉袍,碎牛肉的颜色,穿不完地穿着,就像浑身都生了陈疮;

冬天已经过去了,还留着冻疮的疤——是那样的憎恶与羞耻。一大半是因为自惭形秽……

中学生活是不愉快的,也很少交朋友。”

“领口发了毛的绵呢长袍,一件又一件,永远穿不完。在她那号称贵族化的教会女校实在触目。”

孙用蕃跟丈夫的感情不错。继女只在她的生命中打了不到四年的酱油便跑回亲生母亲身边。但孙用蕃的碎牛肉色棉袍、领口发了毛的绵呢长袍,从此跟继女的文字一起永垂不朽。

孙用蕃的继女,名叫张爱玲。

张爱玲是有理由看不上孙用蕃那两箱子旧衣服的。张爱玲的奶奶是李鸿章的女儿李菊耦,爷爷是名将张佩纶。在她的童年时代,李鸿章余泽仍在。

兜兜转转,李鸿章、盛宣怀以及那个时代扯不断的豪门故事,归拢到了张爱玲笔下:盛家老四一夜之间输掉一条街,四太太请人为丈夫算命,说盛老四的“桃花运”要交到老,一切都是命,四太太长叹一声,从此不再管他;盛老四最有名的太太是鉴冰老八,本来是长三堂子里的妓女;盛家老五消息灵,一家人跟着他买卖股票,结果大上其当——张爱玲的小说里,充满了埋没于大家族的酱油故事。

 

 

此刻,吸今生最后一支烟

 

孙用蕃,这个张爱玲人生中有点分量的酱油角色,很少有人知道后来她去了哪里。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上海一条弄堂的孩子来说,他们的童年里有一个亲切的老“姑姑”,独自蜗居在一间小房子里,端庄有趣。这个姑姑会注射,小孩子生了病,孩子的父母就请她过去打针。她和邻居合用一个保姆,冲冲热水瓶,磨磨芝麻粉,给她喜欢的乖小孩吃蜜饯、糖果。早先,她的房间里有很多漂亮的好东西,座钟、相架精致美观,连盛芝麻糊的碗盏、调羹据说都是以前宫里的古董。这些东西逐渐地在消失。当它们全部消失之后,老姑姑也消失了。

曾经在鲁迅杂文里跑过一次龙套的“因为祖上的阴功,得了一所大宅子,且不问他是骗来的或是做了女婿换来”的邵洵美,他的妻子盛佩玉也是盛宣怀的女儿。她目睹了孙用蕃孤独而艰难的晚年。她冷静地评价说:至少,她给张爱玲的父亲送了终。

盛佩玉的中晚年也很艰辛,跟邵洵美分隔两地。在南京时,她买了几个鸭肫干寄给邵洵美。曾经为聚集《新月社》、为印杂志一掷万金的邵洵美回信说,不舍得吃,挂在那里,用舌尖浅尝辄止。后来盛佩玉得了癌症,医生说,少抽烟吧。是晚冬至,盛佩玉托出烟缸道:“此刻,我吸今生最后一支烟。”无惶无恐,无挂无碍。

而宋子文曾经的女神盛爱颐,晚年被赶到一间面对化粪池通风口的小房间,她安之若素。后来她又住回小洋楼。楼旁有个菜市场,买菜卖菜的人群川流不息。偶有国外的亲友给她寄来雪茄,傍晚时分,她便搬一张小椅子坐在自家门口,静静地抽雪茄,从缭绕的烟雾里观看路上的人群,姿态优雅,面容平静。

不管谁是谁的酱油,生命总是这样,自顾自地就过去了。

网友评论

  • 网友昵称*
  • E-mail
  • 留言*(200)字以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