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人物 > 正文

张晋

路人甲的路

发布时间:2015-9-18 点击:3253次

 

张晋成熟于80 年代,那时街头野气还比较浓,流行录像带、霹雳舞和剃光头这些玩意儿。

李连杰的《少林寺》在全国掀起了一股学武风潮,导致很多热血青年把离家出走拜师学艺作为人生最远大的理想。张晋也是在那个时候接触武术的,尽管只学了一个星期就闹着要回家,但由于骨骼清奇天赋异禀,还是被选入省武术队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张晋都无法说服自己,一个从小有武打明星梦的人,结果却走上了职业运动员的道路。他说,当时觉得离梦想特别远。

从武术队退役后,张晋进入影视圈,从全国武术冠军一下子沦落为拿盒饭计时薪的临时演员,他再一次陷入凌乱。这段期间他做过《小李飞刀》里焦恩俊的替身,又在《卧虎藏龙》里担任章子怡和杨紫琼的武替,就连周润发的太极拳都是张晋手把手教的。因为有良好的武术功底,张晋曾经去过好莱坞做武术指导,用现在的电影对白来说,算是见过高山,却因为始终未能圆梦,半年后他决定回国,继续做玄幻武侠剧的小配角。

如果仔细看,你会发现张晋的两只手腕是不对称的,长年的打斗和锻炼,使他积累了不少外内伤。比方说,拍《杀破狼2》的时候,他就同时服用三款止痛药,外加一款胃药,因为医生怕他吃药太多伤胃。

大部分采访过张晋的记者都认为,他身上没有一般武打明星那种咄咄逼人的霸气,说话也不快,更多时候喜欢安静地呆在一边,等摄影师把光打好。电影中张晋以禁欲、冷静、凌厉的风格吸引粉丝,而在现实生活中,他更像一个自律、风度、沉得住气的练武之人。也许正如他最擅长的功夫,既不是阴狠的八卦掌,也不是暴戾的形意拳,而是刚柔并济攻守兼备的太极吧。

 

 

不算长得帅,但也不太差

 

S:有网友说她为了衣冠楚楚人面兽心的典狱长,入戏院看了《杀破狼2》九次。十分感激你为中国电影票房作出的贡献。

张:我也很高兴,可能这个角色的形象比较华丽,所以受观众欢迎。典狱长是一个很讲究的人,你看他平时穿西装衣冠楚楚,喜欢附庸风雅,每次打完架都很优雅地喝威士忌,其实只是想掩饰他出身低微的自卑,他要告诉别人他高人一等,他很绅士,他做的事情不是坏事情。

S:(电影)看到最后舍不得你死,虽然演的是坏人,但颜值即正义,你懂我的意思吗?

张:我觉得我还行,不算长得帅,但也不太差。很早之前王家卫就告诉过我,这一行帅哥太多,如果要走帅这条路,导演可以找到成百上千个演员,但如果要走张晋这条路,可能只有一两个人可以选,我觉得我的武术基础是我的财富。

S:知乎上专门有讨论典狱长用的是哪个门派的武功,你能不能科普一下。

张:我认为典狱长这个角色的背景是还是比较神秘的,导演没有说,观众也不太知道他到底从哪儿来,戏里面古天乐有一句对白我没救他,他早已经在柬埔寨被人喂狗,我想这就是他的出身,至于他练的是什么功夫?为什么会这么怪?什么门派?我在设定这个人物的时候,只希望他特别一点,如果只是打搏击的话,那就太行货了。

S:请告诉我怎么才能在40度的高温下穿西装打架而不出汗不出油发型不乱西装不起皱褶的?

张:能不出汗吗?都几乎中暑了,我们在泰国拍的,平均打完一场戏就要停下来休息十五分钟,实在太热了,我平时身上出很多汗,但脸上都不怎么出汗的,当然头发是他们定型好了,上了很多发胶,西装非常合身,就跟长在身上似的,所以踢腿的时候阻力也会比穿运动服要大得多,抬手的时候也很紧绷。电影里看起来很帅,其实很辛苦。

S:吴京说你很能喝,你们都是武术队出身,是不是早就交过手了?

张:我和吴京十几年前就交过手,以前还在武术队的时候,我们每年都要交两次手,上半年是团体赛,下半年是个人赛,全中国的武术运动员都会聚在一起,比赛的时候大家在场上斗得你死我活,比完赛走出场馆,都蹲在大排档喝啤酒、聊天,还有人打麻将。就凭这个,我和吴京算得上是亲兄弟了。

S:你的亲兄弟打算把小孩培养成武状元,你也是这么盘算的吗?

张:我知道吴京他们家祖上是出过几个武状元的,但我生的是女儿啊,学武的话,我还是不太忍心。就连我自己,现在除了练功保持身形,也不想去接触太多功夫上的东西,十几年下来太多的打打打,在我的生命里太多了,武术已经融入我的血液里,但如果不拍戏,我会想把这些东西放下。

S:当初为什么学武呢?是想劫富济贫还是想强抢民女?

张:都不是,我9岁学武,11岁加入武术队,当时是农村户口,进武术队的话,可以变成城市户口,而且我很迷李连杰的《少林寺》,以为学武可以做明星,怎么知道才刚练了一个星期我就受不了,年纪太小,只想回家,记得教练很凶,我是被迫练下来,结果练了几个月就拿了冠军,后来去了全职业的省队,从那个时候起,我就觉得没退路了,它变成了我的工作。

主要是她把我说得太好S:你老婆说,她就是被你劈砖时专注的样子所深深吸引的。

张: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,我们在横店拍戏,当时还没在一起,剧组里只有我和她,还有陈法蓉会讲粤语,我们经常玩在一起,等戏的时候没事做,正好现场有几块烂砖头,我就说,我表演一个给你看吧,劈砖头其实也不是什么硬气功,就是一个技巧,我劈完以后她说,你用头嘛,我当时就想,你当我傻啊,从那次开始,她就经常要我表演武术给她看。

S:被港媒称为蔡少芬老公这么多年,会不会抱怨红的机会来得太迟了?

张:有一次看张家辉的访问,就连他演技这么好的人都说,有些事当你没有红的时候,怎么做都做不到,但当你红了,很多以前觉得困难的事,变得轻而易举。比方说,吴京、甄子丹他们一出来就做主角,我不一样,我从替身、配角做起,以前我也会抱怨,怎么整个剧本就几句对白,我老婆劝我,我也不开心,觉得你们做主角的当然想少背几句台词。尔冬升最近有部电影《我是路人甲》讲临时演员,路人甲都算是有个名字,我那时候做替身,是名字都没有的。不过有一句话一直会鼓励我,就是要学会等待,还有一句话就是,忧虑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好

S:看你在《为她而战》里面的表现,竟然有点看《饥饿游戏》的错觉,需要这么拼吗?

张:平时的话我当然不会这样,但毕竟它是一个游戏节目,我和我老婆商量,首先一定要让观众看了开心,我们两个要玩得起。另外,我们两个没有说要去秀恩爱,唯一一次我想哭是因为看到她把头盔拿掉,很多汗水在脸上,我觉得很心痛,当时也会想,玩个游戏没必要拼到这个份上。

S:关于你老婆成为炫夫狂魔这件事,你是怎么看的?

张:在给我信心这方面,她一直做得很好,她很聪明,对主很虔诚,我觉得这是她最大的优点。很多人觉得我是好好先生,其实我没有那么好,主要是她把我说得太好。

S:做演员不同于做武术运动员,很多时候会担心自己被定型,你也有这种顾虑吗?

张:有的。好多年才出一个李连杰,可以一出来就当主角,武术冠军每一年也有好多个,不要说做配角,有时候连做一个演员的机会都没有。我曾经有一段时间,刚从旧的公司脱离出来,要自己去跑剧组递简历,有些副导演看到你是武术冠军,马上就会说我们这个戏不需要打,我说至少可以试个戏吧,可人家就不给你机会。后来我干脆把简历上武术冠军四个字擦掉。

S:坊间传闻,拍王家卫的戏,演员通常会意志崩溃、神志不清,梁朝伟就试过躲在厕所里哭,章子怡也哭过,拍《一代宗师》时你遇过什么事吗?

张:我还好,可能因为从小学武术,我算是心理素质比较好的。不过刚进剧组的时候有一场戏,讲的是宫二(章子怡)来找我报仇,我们是隔着门帘说话,有一个镜头是拍我的脚从门口走到座位上面,然后王家卫和我说,脚上的戏你要好好想想。

我当时确实有点发蒙,到底是什么意思啊,怎么脚上还有戏,后来我就比较会去琢磨这些东西。

S:《一代宗师》里有句台词,大概是说新人要出头,挡也挡不住,你从武术运动员做到武术指导,又从替身做到最佳男配角,现在算出头了吧?

张:很多人会说,张晋你有今时今日都是靠马三。《一代宗师》第一次去戏院宣传,我说,大家好我是张晋,没有一个人有反应,后来我到了第二个厅,我说,大家好我是马三,现场有很多掌声。很多导演喜欢参照你上一个比较成功的角色去找你,但王家卫可以看到我的另一面。如果不是马三,我不会有接下来的那些角色。我觉得演员首先要认识自己,知道自己是什么,才去呈现给观众。别人擅长的我不一定做得好,只能走自己的路。

S:武打明星这条路不好走,成龙、洪金宝退居幕后了,甄子丹、吴京开始做制片,李连杰早就搞公益了,你有没有想过,自己说不定哪天又退回原来的位置了?

张:以前我在运动队的时候,冠军有冠军餐,前六名的有前六名的餐,没有名次的有没有名次的餐,这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现实。

尤其有了家庭,我更加能接受这样的东西,如果接受不了,会有很多仇视在里面,高高低低,是大自然的一个正常规律。

推荐文章

网友评论

  • 网友昵称*
  • E-mail
  • 留言*(200)字以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