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情感 > 正文

幸福的女人的确相似

发布时间:2015-9-22 点击:3361次

 

结婚一两年,爱情尚甜蜜的人,我会观望他们,下结论对于他们而言为时尚早,也许甜蜜的表象后面,只是激情而已。结婚七年以后,彼此依然能够心平气和地描述对方的若干优点,这样的朋友,我称他们为幸福的人。在我身边,有一些婚姻幸福的人。

幸福的人所经历的各有不同,却又如此相似。

 

1

从小,母亲只会满足我一个愿望,无论是买玩具,还是看动画片,我从来没有两个愿望被同时满足的经历。

小苏是一个厚嘴唇的姑娘,婚前热爱户外运动,在户外运动生涯中,不仅强健了体魄,还锻炼了慧眼识男的本领。按她的意思,户外群激情四溢,在那儿经受过男女关系的考验之后,以后生活中遇到的诱惑皆不足为患。激情得到得容易也失去得快,看多了所谓浪漫而特别的爱情,小苏在恋爱的时候,人为地为未来的先生H设置了一些关卡。然而,她又并不是“作”,只是坚定地秉承自己的原则,严格控制情感升温过快,在她刻意营造的慢热中,H被动地成为攻击方,攻城需要消耗体力、脑力、财力,不知不觉,他付出了很多。结婚那一天,H落泪了,小苏也没有表现得特别感动,她对我说,其实他并不是为我而落泪,他是为这些年来,他的付出不易而落泪。

小苏身上有女性罕有的品质:克制、冷静,这样的性格也带进了婚姻。H先生在结婚前也曾偷偷嫌弃过太太心里住着男儿,不像别的女孩,越爱越深,难以自拔,她永远行走在自己的规范内,令人又爱又恨。然而结婚以后,H先生越来越自豪于自己的太太,她是一个什么事情都可以与自己共担,遇到什么样的问题,都不会炸锅的好哥们。

H先生有一段时间事业不顺心,喜欢跟小苏唠叨,小苏也不多说什么,就听着。

一边在厨房忙活,一边喊着H先生帮忙做这做那,一顿饭忙下来,H先生竟然不那么焦虑了,跟小苏开玩笑说,别人家的先生工作不顺心的时候就看电视打游戏,我怎么还得做这家务。小苏笑笑,说这是为了提醒你,你还有一个健康而和美的家庭。

小苏不怎么照顾H先生的情绪,她也不需要别人照顾自己的情绪,做全职太太三年,她极少抱怨什么。她知道这是他们所选择也是她所认为必须的家庭分工,因为她从怀孕起,就已经打定主意决不让老人帮自己带孩子。在这段生活结束,重回职场后,她对H先生说,还是上班的日子更惬意,算是粗略地表达了自己三年“全妈”的不易。

作为她的朋友得知她那段时间的艰难,还是因为另外一个朋友。她想要做全职太太,征求小苏的意见,得到的回答是,你要想好,那种日子是很难过的,有时候会非常孤独无助。我望向她的脸,她的平静后面有波澜壮阔的回忆,那是只有经历过切肤之痛的人,才有的对于后来者的怜惜。

都说女性在情感中更容易受伤,有人说因为她们天生对爱情要求高,有人说因为中国男人粗糙,我不喜欢这样的论调,因为一旦你相信这些理由,你就会相信,你在情感中的受伤是必然的,因为那些理由,是你无法改变的。

在我的目力所及内,情绪才是女性的死结。我们那么容易沉迷于某种情绪而无法自拔,无论是暗恋时的“我爱你,但与你无关”,还是婚姻中的“你伤害了我,却一笑而过”,往往都是一个人的独角戏。独角戏演得久了,便会成为一种被伤害上瘾症,好像多愁善感是你的胭脂与唇红,不善于掌控情绪的硬伤,会被你娇滴滴地描画成:没有办法,因为我是女人。

我问小苏,你的冷静是与生俱来吗?

小苏说,从小,我母亲只会满足我一个愿望,无论是去商场买玩具,还是在家里看动画片,我从来没有两个愿望被同时满足的经历。长大以后,我也会习惯性地只给自己一次满足愿望的机会。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要什么,只要得到了,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,抱怨情绪的出发点,是你得到了A,又想要B

 

2

我觉得与女儿间的陪伴远胜与男人间的陪伴。

我从不抱怨男人,因为这是我选择的人生。

思思是另外一种典范,虽然很多人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她。她离异后嫁了一位年长经商男,做了全职太太。女儿虽然归前夫抚养,教育方面的一切开销,却都是她出,各种培训班她更是亲力亲为地带她去参加。相较于她之前美术学院高材生的身份,我们其实觉得她很可惜甚至可悲。

何况商人重利轻别离,二女儿出生后,他们之间与其说是情感关系,不如说更像是合作关系。男人负责赚钱养家,她负责貌美如花兼教育好女儿。她很喜欢奢侈品,全身披挂上阵,两个女儿都是很小就开始上各种艺术培训班,我笑她这样一个娇小姐,竟然还有望女成凤的心思,她正色道,我只希望女儿们幸福。她们将来是不是学习好,是不是当科学家,我一点儿都不在意。但我希望她们美丽、爱笑、多才多艺,女孩子有这三样,基本上行走江湖无忧了。

作为性别平等主义者,我不免对于她关于女孩的“三样看家本领”嗤之以鼻,然而却不得不承认,她是我身边为数不多的,对生活充满热情与自信,从不抱怨的女性之一。

她喜欢在朋友圈晒自己刚购入的奢侈品。一次聚会,另外一位妈妈忍不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,拜托以后别刺激我们了,我们可买不起。她也开玩笑似地说,人家真的设计得好,才贴出来让你们养养眼,你们却只想着东西贵不贵,我一心向往艺术,无心炫耀,却被你们这些浅薄之人贴上了标签。

然而她的话,别人不信,大家认定了她就是爱炫耀。终于有一次,她说,我现在的生活,你们都可以拥有,只要相貌端庄,身体健康,女孩想找个有钱男人还不容易吗?只怕你们是要有钱,还要有颜、有情、有时间,那可就难了。

我曾经在美术馆看到思思与她的两个女儿,女孩穿着雪白的纱裙,举手投足有家境优越的小孩身上的天真无邪,我与她们的母亲说话的时候,她们安静地坐在不远处窃窃私语,姐姐不知说了什么,逗得妹妹大笑,她立刻做了一个嘘的手势。我问她,孩子爸爸为什么没来,她笑言,他来了也看不懂。

临别,我忍不住转头,她们正面对着一幅巨大的油画,像嵌入画框的最好的风景。然而,我还是忍不住发了一条微信给她:你真的认为夫妻之间的理解与相融是没有必要?

很晚的时候,才收到她的回信。“在我看来,彼此给予空间,尊重对方的想法,就是很好的理解与相融。如果你觉得更多的陪伴、每天很多时间一起看电影、聊天,意味着理解与相融,说实话,我觉得与女儿之间的彼此陪伴远远比与丈夫之间的彼此陪伴更幸福。我从不抱怨男人,因为这是我选择的人生。”

那一天,思思在我眼里,从没有思想的菟丝花变成了有思想的独立女性。我们总是说女性要独立,而我们在经济方面对于独立的强调,远远大于思想与思维方式。其实女人并非只有经济独立,才能思想独立,那些经济独立,却每天都在抱怨自己遇不到一个好男人的所谓新女性,我们已经看到太多。而思思在经济上的确是依附,她却并没有将其视为依附,而是彼此的选择。她理直气壮地花丈夫的钱,同时以自己的理解,将女儿教育好,将家庭经营好,在她看来,她所付出的完全可以与她所得到的对等。这何尝不是一种独立?没有谁为谁付出更多的纠结,没有谁在家庭中扮演不负责任那一个角色的纠结,他们所做的一切,无论在旁人眼里,离一个幸福家庭多么遥远,然而,只要处于这个结构中的所有人,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并且舒适惬意有所收获,每个人都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,这样的家庭,或许离我们心目中完美的婚姻相距甚远,却恰恰体现了“独立”的精神——各司其职,没有依附,没有索取,所有的给予都是理所当然,所有的接纳都是品格崇高。

 

3

她们对婚姻及男人是有要求的,这个要求既简单也很难——你既要有能力与我一起创造理想生活,也要尊重我的独立与自由。

还有EFG等,我身边那些幸福的女人们,她们与小苏、思思一样,很少在婚姻中寻求虚幻的理解与相融。她们过分地清楚,婚姻不可能满足一个人所有的梦想与追求,然而它必须是满足了我们最重要的那个梦想与追求,一旦如此,其它皆是旁枝末节。

然而,如果你认为这是混着过,无所求,又错了。每个人都是带着理想与信念出生的,没有梦想的生活,对于任何人都是牢狱,身处牢狱之中而无抱怨,那不是女人而是神仙。显而易见,无论小苏还是思思,都不是对婚姻、生活要求很低的那一类女性直男癌患者,轻易地因为一纸婚书而成为一个成年男人的妈,对他一切包容,一切理解,单方面维持着婚姻的莺歌燕舞。相反,她们对婚姻及男人是有要求的,这个要求最简单也最难,那就是你既要有能力与我一起创造理想生活,也要尊重我的独立与自由。

她们的情绪稳定,是因为她们的情绪并没有建立在男人的情绪基础上,她们的快乐也没有建立在男人的快乐基础上,甚至她们的理想都没有建立在男人的理想基础上,情绪于她们而言,是一个自成系统的稳定体系,而不是你给了多少爱,我才给你多少笑。

网友评论

  • 网友昵称*
  • E-mail
  • 留言*(200)字以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