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文艺 > 正文

林二去哪儿了

发布时间:2015-10-21 点击:2307次

 

心里住着一只猫

韩甜这几天回家,一直处在崩溃中。

继连续惊爆电梯吃人的新闻之后,小区里的电梯全部停运检修。每天顶着超高温爬18楼,真是要死了。

倪明说:“要不然,搬新房住两天吧。”

“也行。”

“就是你那猫……”

倪明是韩甜的未婚夫,保定人,35岁,但看起来,可能要更老一点。戴黑色玳瑁眼镜,头发比同龄人稀疏,泛着微微浅棕色。他在上海许多年了,是个特别有智慧的人。这不只体现在他出众的事业上,还体现在与人的交往上。比如在读研的日子里,不但搞定了老板,还被师娘认作干儿子。老板手上的几个大项目,都想着他。毕业之后,凭着与著名校友的关系,一举跃进国际著名公司,成为重点栽培对象。

这简直就是一种特异功能,只要和倪明沾过边儿的人,都会喜欢他,都会器重他。无论他走到哪儿,都会产生巨大的漩涡,像沉没的泰坦尼克号,把周围的一切不可逆地往下拉,拉,拉……而在这股汹涌的热流中,惟一岿然不动的,就是韩甜了。

韩甜觉得,也许是因为她心里住着一只猫。

当然,也的确有只猫住在她的18楼。

美短,银虎斑,粘人粘得厉害,一天不见,就要生出抑郁症。每天爱抚那是必修课,要不然你就别想干别的。

 

韩老师

猫是胡林一送的。他与韩甜的相识要早一点,早到韩甜还在读大四。胡林一高三,成绩差得一塌糊涂。胡林一的父母找家教,找到了韩甜。

韩甜测试了一下,什么公式都会,可翻了一下旧卷,统统都错。她问他:“故意的吧?”

“什么啊?”

“别装傻!”韩甜眼睛一瞪,“考好了,本老师让你妈把电脑还你。”

韩甜对付“差生”还是很有一套的。

进屋一看电脑没了,就明白了一二三。

胡林一嘻嘻一笑,对韩甜挤了挤眼睛说:“韩老师,你生气还挺好看的。”

这话要是出自老男人之口,再配上这表情,必须让人恶心到吐。但是从帅帅的男孩子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,格外招人喜爱。韩甜帮胡林一补了一年,最终以高分考进985。胡林一的父母千恩万谢。

可韩甜却觉得自己在文化课方面,真没教什么,主要还是在心理上,给予了指导关怀。比如,和父母的矛盾,以及少男少女的情窦初开。

后来,分数出来那天,胡林一的父母还专门请韩甜去翠华吃了顿谢师宴。就是那一天,胡林一送了韩甜一只猫。

他说:“谢谢你,韩老师,以后我们就不是师生了,是校友了。”

韩甜一怔,说:“你报我们学校了?”

胡林一点头说:“我准备要跑韩老师跑过的跑道,听韩老师听过的课,拿韩老师拿过的奖,吃韩老师吃过的食堂。”

韩母说:“别胡说,把韩老师都说成革命先烈了。”

可韩甜看着胡林一的眼睛,却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来。后来证明,女人的这种直觉,是超准的。

 

压惊好男

韩甜给胡林一的猫起名“林二”。倪明第一次见到林二就说:“呦,你这猫,得3000多吧。”

这大概就是韩甜最不待见倪明的地方了。凡事在他眼里,都能衡量出个价码来。

有关“衡量价码”,倪明还有另一个说法,叫“识货”。他说:“人活在这个世界,都想别人看到自己的价值。你穿一身5000块的衣服,人家说500块,你就想抽他,人家说5万,你就觉得他假。非得说个正好偏高,你才会觉得不心塞。这就叫识货。”

韩甜听了,当即摆了个Pose:“出个价吧,大爷。”

倪明哈哈一笑挡过,没报价。

韩甜是在上班之后认识倪明的。朋友的一个婚礼,一群人闹来闹去的,倪明手里的酒杯一失手,竟然飞砸在韩甜的头上。后来倪明又是请饭道歉,又是送礼物压惊,韩甜就渐渐品出追求的意思了。身边的人都劝韩甜机不可失,不要错过好男人。而这个“好男人”的标准,其实特别简单,等于事业有成。

那一年,韩甜24岁,正站在一个跨进成人世界的关口。一边已经习惯妥协于现实,一边又心有不甘心将后半生关进没有爱情的婚姻。曾经,她一度鄙视前者,可现在却越来越觉得后者有点矫情。她和闺蜜聊天的时候,说过这个事。

闺蜜说:“爱情这种东西有标准吗?你怎么知道和倪明就没有爱呢?”

韩甜没说话,因为她心里依稀知道,爱情究竟是种什么感觉。

 

喜欢你咯

爱情就是一只猫的感觉,毛茸茸的,时而听话,时而翻脸,时而想和它腻,时而又嫌它烦。

韩甜几乎从没和人说过,她和胡林一一直保有联系。见面很少很少,主要还是在QQ上。这个号里都是高中和大学的同学。以前,胡林一在上面和她聊大学,说说哪个老师最贴心,哪个老师最混蛋。

一食堂的麻婆豆腐最好吃,二食堂的炸鸡腿最让人怀念。他们也会聊林二,分享一下成长照片。慢慢的,韩甜演化成了知心大姐姐的形象,会听胡林一说一些心事。

他们联系少了,有时候两个月都不说一次话,可一聊起来,就会聊很久,彻夜不眠不休。

有一次,胡林一说:“我所有心事都和你说了,知道吗?”

韩甜说:“看来你的心事不算太多。”

胡林一又说:“但有一件没和你说过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喜欢你咯。”

韩甜看着屏幕那四个字,有点意外,却没有惊讶。他喜欢她,那是明摆的事,但她没想过他有胆子说。

这一年,林二4岁了。胡林一即将大学毕业。韩甜和倪明已开启了情侣模式。

她正准备下决心向已婚妇女这条路奔下去,胡林一却以小鲜肉的姿态,横在她的世界里。他还是初见时的那种样子,散散漫漫的,对生活和未来都不太认真。惟一的长处就是长得帅。

胡林一的女朋友从高中时代算起,换了七八个。他总说,她们太幼稚。

和韩甜比,他身边所有的女孩都幼稚。

胡林一说:“韩老师,我以后是不是不会爱上别人了?”

韩甜回:“你别吓我行不行。”

柏拉图和他的男朋友命运就是这样,有些感情,明知存在,却不能碰触。有些人,明知不爱,却要相守一生。有段时间,韩甜下定决心不再与胡林一联系。原本就是没结果的事,何必纠缠,徒增希望和失望。倪明这边倒是已渐入佳境,新房买好了,装修队大张旗鼓地砸起来。

春节的时候,倪明要带着韩甜回趟保定老家。韩甜答应了他,就代表着他们走进了新阶段。韩甜表现一切都好,就是带了林二过去减了分。没办法,韩甜舍不得把林二寄养宠物店。航空箱,猫抓板,毛线球……一应俱全。

倪妈妈说:“这猫什么来头啊?比人的行李还多。”

韩甜说:“我弟弟啊。”

从保定回来的第三天,胡林一打来电话。他说:“为什么这么久不上线?”

韩甜沉默了一会儿说:“咱俩老这样,有意思吗?”

“那咱们见个面吧。”

那已是2015年的8月,整座城市暴露在盛夏的光焰里。韩甜坐在地铁上,回想自己与胡林一的各种细节。她发现,这段感情非常有趣,他们一直保持着纯精神上的交往,像柏拉图和他的男朋友。

下车前,她想了想,把中指上的订婚戒指褪下来。

 

那就这样了

倪明说:“要不然,搬新房住两天吧。”

“也行。”

“就是你那猫……”

“送人了。”

倪明心下诧异。不正常啊,见未来婆婆都得带上的猫,怎么说送人就送人了。

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韩甜,很平静,没什么特别的情绪。但他依然感觉到平静之下的某种波动。这个波动,是盛夏里的某一天的余波,浅浅的,存留在记忆里。

那一天,胡林一约韩甜去上戏剧院看NT live的《科利奥兰纳斯》。当韩甜从地铁站出来,站在胡林一面前的时候,她就下了决心。

那是在键盘上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感觉。

她面对着他,面对着他身上迫来的年轻的气息,她才第一次这样切实地感受到何为“青春逼人”,何为“青春无敌”。

那天,当屏幕上的抖森赤膊站在追光之下的时候,她悄悄地在黑暗里,摸索出戒指,戴在中指上。后来,从剧院出来,胡林一请她去吃饭。再出来,天就有些黑了。他们漫无目的走着,华灯初上,霓虹星星点点散开一片星光。

胡林一指了指路边的锦江之星说:“愿不愿意……”

韩甜愣了一下,有一种奇怪的冷流,莫名地涌上心头。她摇了摇头。

“没想到你是这么保守的人。”韩甜纠正他,“不是保守,是我没勇气在你面前脱衣服。”

胡林一“哈”的一声笑了,也不尴尬,说:“那就这样了?”

韩甜说:“那就这样了。”

后来,他们给了彼此一个拥抱,就站在街上。她把头靠在他脂肪比例适中的胸膛上,心情一阵恍惚。

胡林一隔着身上薄薄的T恤,依稀感到她中指上的硬物,身子微微一颤,松开了手。

网友评论

  • 网友昵称*
  • E-mail
  • 留言*(200)字以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