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人物 > 正文

DJ天娜:做广播就像谈恋爱

发布时间:2011-12-24 点击:23768次

 

 

天娜小档案:

天娜,原名杨甜甜,80初人,水瓶座女生。FM105.7汽车优悦广播DJ,是深圳地区知名电台主播。


分享的感觉最幸福


    天娜天生一副模特坯子:
1.76米的身高、模样俊俏、双目含烟,说起话来表情生动,很有感染力。然而她除了当过一阵兼职模特,就再也没上过T台。和广播结缘,纯属机缘巧合。2003年,广州珠江经济电台在深圳的分频率刚刚成立,急需节目主持人,天娜的朋友,一个央视导演便向台里推荐了当时刚到昆明电视台工作的她。于是,带着憧憬,天娜一个人拎着包踏上南下的火车。

当时,台里并没说要她,只是让她来试试。当台里要她的简历时,天娜才发现自己连简历都没带,于是她就把昆明的一家杂志给她拍的封面和采访内容连同一个demo寄给了人家。音乐总监听了之后,对天娜的声音和资质很满意,就这样,天娜来到深圳,成为一名电台主播,一做就是七年。

“做节目一定要用心。比如播歌儿,你不能干介绍歌曲背景,你必须要撩拨听众心弦,说一些感性的语言,假想一些场景。比如在夜间,我会说‘是不是工作很累了?今天在公司受气了?没关系,静下来,听完这首歌儿会好一些。’”

用心的当然不止这些,生活中的一切都成为她做节目的来源。比如她看了一部电影、一本书,里面的一些细节,她就会拿出来做到节目里。

或许是天娜太用心,也或许是她的声音太富诱惑力。这之后,领导把大部分晚间节目交给了天娜。她就这样做了五六年晚间节目。

“连着做几个小时节目是常有的事儿,有时累到躺在直播间的椅子上还得接着说。”

渐渐地,天娜的节目聚集了众多粉丝。常有听众对天娜说:“知道吗?因为你的一句话,我就觉得听你的节目特别值。”很多听众听节目许多年,一直默默支持天娜。她生病了、她的状态不是很好,他们都能听得出来,会发短信来问,关心呵护,像朋友又像家人。

天娜觉得,做广播主持人最幸福的一点,就是分享。主持人和听众彼此需要在灵魂中找一些共同点,找一座桥梁。广播就是这座桥梁。“虽然大家是陌生人,注定在生命中不可能遇见,但通过广播,我把自己的感悟分享给听众,听众会倾听,会通过各种方式回应我,分享他们的感悟。彼此的灵魂产生了碰撞,思想有了交流。做主持人不能高高在上,要把自己和听众放在一个水平线上。”


女人应该精致些


    天娜做过很长时间的时尚类节目。对于时尚,她有自己的看法,“时尚的形式有很多样,主要是种感觉吧。我从来都只选择我喜欢的。我喜欢探究流行的背后:它为什么流行。我不追什么。像满大街
LV,我也没想过自己要买LV。如果有个设计师刚刚出道,没名气,但我喜欢的话,我就会支持他。我觉得名牌崇拜很幼稚。我会探究这个品牌的历史,它的设计理念,经过多少道工序,使用者与品牌之间的故事。它的价值在哪里,但更多的人只看到了它的价格。”

天娜很喜欢买衣服和鞋子,而且很会搭配,她很清楚地知道什么衣服适合她。她也擅长编头发。最近什么发式流行,只要她看上几眼,就能学会,而且有模有样。她觉得女人到了一定年纪,应该活得精致些。比如头发,“一个女人的头发一定要干净,最好能散发着清香。可以在睡觉前往枕头上喷些香水,也可以点盏香薰灯,这样睡一觉起来,头发就散发着清香。”当然,最重要的,还是要多看书,学会独立思考。


不工作的日子最舒服


    连岳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:“你要按你所想的去生活,否则,你迟早会按你生活的去想。”

天娜无疑属于按自己所想去生活的人。她不会浑浑噩噩地混日子,而是想着把每一天都过得充实、有意思。

闲暇时光,天娜喜欢上微博、看美剧和日本动漫,也喜欢逛街、和一帮朋友吃吃喝喝、听人家说话。

她会在微博上告诉朋友自己的行踪、心情,也很喜欢看段子、转段子。后来有朋友开玩笑说:你注意素质啊,好歹也是个美女主播。

天娜天性真诚坦率、内心纯净,她认为自己骨子有着男孩子的大气。这样的性格让她颇有人缘,她和玩得好的朋友组成了不同的圈子。有一个经常开玩笑、探讨生活的圈子,叫疯人院;还有一个由大帅哥、大美女、设计师、媒体人组成的圈子,大家经常聚到一起把酒当歌。她还参加深圳猫网的活动,思考着为可怜的流浪猫咪做些什么。“其实能玩到一起的人,都是性格差不多的人,真是人以类聚。”对于龌龊的人与事,她嗤之以鼻。“相由心生,内心龌龊的人肯定不好看。”

她也承认自己“好色”,见到美女、帅哥要看很久,闹不好还流哈喇子。天娜坦言自己对于《春宫图》、SM的关系、虐恋等等都有研究。“我觉得我们的社会对于性太过忌讳,但忌讳往往容易引起人的好奇,会造成很多问题。”

前一阵子,天娜放了几个月大假。连着工作了7年,不用上班的日子,让天娜又找到了久违的轻松惬意的感觉。

“我可以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,比如进修,比如去旅游。另外,我把父母接过来了。我们三个天天腻在一起。”工作了许久,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少了,让天娜觉得特别愧疚。经济并不能补偿什么,而是要花时间在一起,所以,天娜没事儿就和他们闹个小别扭什么的,让生活更有意思一些。“我觉得生活又回来了,可以和父母在一起。我和父母无话不说,我们是好朋友。”


爱情并非一帆风顺


    爱情往往会给女人留下许多东西,这其中一定包括挫折、伤痛、妥协和包容。天娜就是如此。在经历过一些感情挫折后,她发现一切并非想象的美好,但她依然乐观向上,对爱情抱有希望,并感谢爱过她的人和她爱的人。

“有些是我不满意的,有些是不满意我的,不管怎么样,我都感谢那些爱过我和伤害过我的人,让我学会了许多东西。让我不会把自己看得太高,懂得怎么去和别人相处,懂得去包容去理解。他们就像磨刀石,不通过他们的打磨,你没法呈现自己的光芒。”

对于爱情分寸的拿捏,孟庭苇唱道:爱情似掌心沙,我们生怕它变化,紧紧抓住却更流失了它。天娜也有类似的认识:“爱情就像沙,在你手上,你握太紧反而流失更多,你松开手也不行。平摊最好。爱情也是讲中庸的。所以,空间很重要,不要约束太多,凡事靠自觉。”

虽然爱情之路并不顺利,但谈起未来憧憬,“2011年找人嫁了”还是冲口而出。“结婚对我来说并不难,其实也有人选,就看是否给彼此一个机会。结婚也是给父母一个安慰,让他们更有安全感。所以,我要赶紧嫁了,不然,2012都来啦!”


对话天娜:


     女报:你对自己的声音一定很自信吧?

天娜:我得承认我的音质非常不错,属于女生不讨厌,男生特喜欢的那种。

女报:比较嗲?

天娜:刚开始我确实算台里比较嗲的。但长江后浪推前浪,现在看来,我根本算不上了。我记得当时播交通路况时,有听众在短信平台上发信息给我开玩笑说:天娜,听你播交通,我本来要去机场的,结果一脚油门就奔广州了。哈哈。

女报:你说做广播的都会有一些后遗症?

天娜:是啊,像关节炎、咽炎、话痨、耳背、情绪化、神经质等等。

女报:神经质?

天娜:以前我播交通路况时,每隔1530分钟就要播一次。到最后,你都不用人提醒,到点儿自己就跳起来了。

还有就是说话要负责、担心播出质量,如果隔了30秒都不出声,那就是空播,是重大播出事故。所以导致我常做噩梦,在梦里,我怎么播,怎么按按钮都不出声,然后我被吓醒。

女报:除了电台外,你还在电视台当主持人。觉得有什么不同吗?

天娜:电视主持人看镜头很自然,电台节目主持人自说自话很自然。所以我做电视节目时,他们都不太要求我看镜头,我基本看嘉宾,有些问题要抛给电视观众时我才对镜头。

做广播节目时,我可以边说话,边打手势和别人沟通,同时播音乐、打字。手上忙得很。有时请嘉宾来,把嘉宾看得目瞪口呆。

女报:当主持人压力挺大的,你平时怎么减压呢?

天娜:我会看一部感情电影,看完很感动,然后就大哭一场,然后就洗洗睡了,第二天起来,精神焕发!

女报:你有没有在台上紧张的时候?

天娜:有啊。我有一个做节目的搭档,彼此搭档了很久,后来,他写了首歌儿纪念我们之间的感情——搭档间的那种感情,很微妙,像同事像朋友又有些爱慕。我很清楚地记得那是2009年的大梅沙音乐节,我登台演唱这首原创歌曲时,当时他在台下,我感到自己心跳得厉害。但在台上表现还是很好,毕竟有舞台经验嘛。

女报:做了七年广播,最深的感慨是什么?

天娜:最深的感慨就是做广播就像和一个深爱的人谈恋爱。我为它付出了许多,也收获了不少,我很爱这个职业。

网友评论

  • 网友昵称*
  • E-mail
  • 留言*(200)字以内